在东藏一些边远山区,至今仍保留着古老的原始苯波教的遗俗。这些职业者有文化的称之为“阿乌贡巴”,不用文字的称之为“什巴”,父传子,口耳代代相传。这些人物在村寨中很受人尊重。
原始苯教自有一套民间的占卜文化系统,从这些占卜文化影子中,我们可以看出古人文化的形成及哲学思想的最初骨架。
一、羊膀卦,又称揪羊膀或烧羊膀。羊膀以山羊、绵羊、野生动物中的榜、鹿、岩羊、盘羊的膀骨为卦具。这些家畜或野物的膀骨又以生取为最佳,因煮过的骨头变灰白色,在判卦中有碍视线。
二、膀骨上的肉要刮干净,用刀割去软骨部份,待骨干定后使用。一般卦师家中平时就存放很多,而且一些求卦者自备上门。
在海拔二千公尺左右的松林中有一种火捻草,又称火草。其叶正面呈绿色,背面白色。卦师临秋上山采摘这种捻草,大多捆成团吊在火塘上让烟熏,这种熏过的草易上火,除烧羊膀用外,山里的人出门在外随身带火捻草、生火或吸烟用,民间一些土法在揉搓过的捻上抹少许鹿香,按照病人的某些部位烧,还很有效。
任何卦师都一样,为了证明其卦的准确性与历史,总是有一套说法,如羊膀卦师们都说,祖师最早用猪的膀骨,因太准了反而造成民间纠纷,故而祖师一拳砸在膀骨上,今天见到的猪膀骨与其他动物膀骨不同,便是这个原因。
卦师烧羊膀没有更多的仪式,一般要求在晚上待天上的星星出齐了,才开始烧,据说这个时间最准确,求卦者将其需要问的事说明,报告上姓名与属相便可以开始。
卦师左手秉羊膀,右手将捻草搓成一小团,在牙边擦一擦,起到沾性作用,便贴在羊膀上。接着在火塘中用一根燃着小柴禾或用火钳夹一个火炭。烧着捻草后,将火炭在冒烟的捻草上反时针绕三圈。口里念一句“可热,可热……”。这是一句土语,意义为:“开始,开始……”便颂扬羊膀卦祖师:“其古罗卜”。内容大意:“你是天下无所不晓,无所不知者,别人看不见的你能看见,别人听不见的你能听见。今天我不问别的事,只求你为XXX,属相X者,说明疑难之事,有凶报凶,无凶报吉……”。
这些基本固定的词念完,火草也基本上烧到骨部,此时卦师满有信心,满有把握的将羊膀骨放在前面,同时附加两句:“此卦如有错处,不是我的责任,是你看错、听错”如此把责任推给卦的祖师爷。因为烧的火未尽,稍冷后才开始看卦。
卦师们大多吸烟,而且又都吸当地产的一种烟叶,有的用铁烟斗,有的用石头烟斗。边吸烟卦师边给求卦者吹嘘最近为别人烧的羊膀如何应验,准确等等。
开始判卦,卦师将羊膀骨换一面,左手握膀骨,右手食指边擦烧捻草边将指头放进口头蘸口水,擦干净烧过的捻草和秽物。骨面呈现出一团圆形烧黑或烧黄的痕迹,在这团烧过的地方,或左、或右、或上、或下,烧炸过的纹路十分清晰,而且有些纹路到了中间或端部分叉。
卦师此时便开始有一整套说法:东南西北,春夏秋冬,男左女右,上为天,下为地,家神冒犯,野鬼作祟……
这些卦师有很多敢打赌,如病人死活,生意成败,官司胜负,乃至参军参干,生男生女等等,仿佛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三、鸡头卦,又称看鸡脑壳。在信奉原始苯教的山乡,看鸡头算卦,不分男女老少,人人都能说一二。当然这中间还有专业和业余两种,业余者只能看个大概有无凶吉,有无小偷光临等,而专业者就很有讲究,据说会看者一个鸡头可以看出一百零八个部位和问题。
看鸡头平常不分公鸡母鸡,但煮下锅鸡头要完整,而且不宜先放盐。因放了盐的鸡头骨会发黑或变色,不易判出真假。
走进信奉原始苯教家中做客,无论如何要款待一只鸡。主人十分热情地捉鸡,客人即便想吃也做出阻挡推拉的样子客气一番,显出主客之间的关系不同一般。
从杀鸡到下锅客人和主人就都已在看卦了,其间能看出很多现象,如杀完鸡刀口留下的血多少,血的色度,血泡方位等。一卦双关,既看了客人,又看了主家自己。如果是特别好的朋友或亲戚之间,主人便会不留余地的相告卦中所卜的一切。
在没有看鸡头以前,看鸡内脏也有很多讲究,鸡肝大小,有无残缺。如果是母鸡还看腑内未生下的蛋多少等等。总之名目繁多。
正式看鸡头还有一次谦让,主人会把鸡头放在一个空碗内,先请客人看,主人此时一定不会先看,推来让去,还是家中老者先看。看鸡头同样分东西南北,上下左右,人神畜鬼。第一先将鸡头皮剥下来,看顶部是否光滑。有无光泽,有无红黑斑点,顶中有一根线均匀而下,左卜主,右卜客。特别讲究黑斑点,黑斑点代表死亡,死亡又分内外,沾亲带故、死亡地点的远近、死亡时间的长短。红斑点代表凶灾,而且是血光之灾,将会发生流血事件,同样分内外,沾亲带故,这种灾难能辨出有无可救,请巫师能否解除等等。
看过顶部看鸡舌,鸡舌扯了肉剩三根连在一起的仔骨,中间一根扯伸一放便弯曲,这根弯曲的仔骨圈的朝向,看前后左右,无论偏向哪个部位,根部得直。另外左右两根,左卜主右卜客,双双拉伸比较,能看出主客的地位、官位、财力、势力等。长者所卜为上乘。相互间为此而客套一番,说些恭敬话,彼此间十分融洽,不能有意讽刺、揶揄。
接下来看眼眶内,眼眶的隔骨亮度,有无孔洞,在这个部位可看双方的财运,有无小偷,会不会失财丢物等等。
鸡嘴外壳很硬,开水烫过丢了外壳还有内骨,轻轻一抽,抽出一个三角型的骨架,以此判断主客座家户的屋基好坏,房屋吉不吉祥等,还有鸡颈部的凸位等等。总之吃一只鸡,就可卜一次鸡头卦,居说所卜又十分准确。对于时下人,是认识一种原始文化的可贵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