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活鸡骨看骨伤。
村寨里有人上山砍柴,放牧等,有时不慎摔伤,这里主是指伤骨,伤势严重,又没有表现在外表,要想准确知道其伤在何处,主人家就立刻请来什巴,什巴马上抓一只红公鸡,在公鸡身上洒一点清水,烧一点柏枝或檀香,把鸡在烟上熏一熏,称之为检浴。然后有一段长长的口颂经,待念完,立刻将鸡嘴扳开对着伤者的口,相互吸气吐气,接下来将鸡的脖子拧断,用小刀刮肉,露出全身的骨头,翅膀代表手。奇怪的是,伤者的断骨处映在鸡骨上,其痕迹十分清晰。如断了肋骨,在第几根的位置上,都能看到,一般鸡骨上反映的是黑色。看清了伤势和部位。便请当地藏医或土草药医生依情敷药。世世代代就这样延续下来,曾有伤者送进县城通过X光照片,与什巴判断无误。当然这类东西现代科学不必继承,自然不宜渲染,只有民俗工作者津津乐道。
五、打鸡。
打鸡又叫断口嘴,是信奉原始苯教山民中常见的一种驱灾仪轨,这种仪轨用于许多时间和场所。最为重要和庄重的是年头岁尾的一天举行的。而且是所有外出的亲人归家,一个家庭的成员都到齐了方能打鸡。据说家庭成员不齐,打的鸡容易映在其未归者身上。再是为某一场官司,或家中发生的一些异常现象举行,如常有病痛,恶梦不断,路遇不祥之物等等,总之视一切不详均可请什巴打鸡驱灾驱邪。
打鸡的什巴有两种,一种能称为高手的,应主家之邀后,先祭其所供奉的护法神,再念咒语,接着什巴面对大门口,大门必需敞开,他双手紧握鸡脚,不绝的咒语,令人闻之惊心胆颤,不到半个小时,刚才高昂着头,活蹦乱跳的公鸡,气绝死去。这种什巴所做的法事据当地人讲是百分之百的灵验。但这种什巴不易请到,而且现存的这种人极少。
六、一般什巴的仪轨:天快黑尽,人畜均归家,什巴要主家准备一碗青稞或大米、一把柏枝一只大公鸡。
什巴接过主家提来的公鸡,要看看是否健康,鸡冠有无残缺,爪子是不是尖利,检验完备开始仪式。
在浓浓的烟雾中,把鸡边熏边用一鲜树叶沾起清水洒在公鸡头上、身上检浴。检浴在苯教中是个常见的事,苯教徒认为,人或物都有一种无形的脏物,这种物是鬼怪,或是土、木、水、石等精灵。熏烟酒水后能消除一切孽障,还其本来面目,做事顺当。所以去探望病人归来,去参加红白喜事,或出远门归来等等,都要进行一次烟熏水沐的检浴。
检过浴后,什巴将左手握住鸡的双脚,右手抓一把青稞籽或大米,朝着平日所供奉的神位方向,向其护法神,诸如祖宗延续下来供奉的家神、山神、九头龙神等祈祷。报上自己的姓名和属相,并十分谦虚地说:“我本人无能,凭借先祖之神,某某山神的威力,为某某家进行此项活动。主家为求得你们的神灵,自己没有向别处租借,准备了丰盛供品”云云,一大堆平时的口头赞语。什巴大多饮酒,这大堆话一完,主家马上敬上一碗酒,什巴端起酒杯用无名指朝头顶,两肩弹敬酒后,大喝几口,便开始第二项重要仪式。
前面说到高手什巴凭嘴把鸡咒死,而这类什巴都要用刀进行仪轨。
什巴左手握住公鸡的双脚,右手高举刀。刀是什巴常插在腰间的一把一尺到一尺五左右的专用藏刀,刀不能借用,更不能用其他刀代替。什巴们共同的开头语是一句咒语叹词:“叶阿哈哈”这句叹词必须高声叫出,威震一切鬼怪,便开始用刀面边打公鸡边发出咒语,在公鸡的惨叫声中,什巴说到:在今天的此时此刻,虽然我无更大的力量,但我身后站着XX神XX神。你这只公鸡不应是一只平凡的鸡,你从天上下来。叫响白天和黑夜,你尖尖的嘴是啄一切仇人的恶魔的嘴,你的爪是抓一切仇人和恶魔的爪。过去的一年,主家敬神不灵,恶鬼作祟,招财不进,鬼怪作祟,是非口舌不断,是仇人冤家作祟……今天晚上你必须给我把这些鬼怪,仇人的灵魂抓来接受我的制裁,接受我的惩罚……
如此边打边咒,至到鸡活活打死,才开始警告鬼怪和仇人:我本来具有消灭你们的本领,今天暂警告一次,如果今后还要骚扰主家,我将怎样怎样。一大堆耸人听闻的吓人语。
完了这一切,开始检验这一夜所费的功头。又一个响亮的“叶阿哈哈”,将死鸡和刀一并扔向大门口,如果刀口向外,鸡身横着而且头脚向外,说明一切大功告成,达到了一切应该达到的效果,什巴高兴,主家满意,开始烫鸡,在场都要吃此鸡肉,称之为吃鬼肉。
烫好鸡内脏的心肝,鸡头,鸡翅交给什巴,什巴将此物烧在火塘内,待烧熟后放在一个木盘内供献诸神,此时还有一段祈祷词。诸如:从今往后乞求诸神护佑,主家的男性出门在外爬山要像蹬术梯,涉水要像柱着拐杖,打起架来要有神牛的角锋利……祈祷完,什巴边啃供过的骨头,边从骨头上判断一年的运程,此时锅里的“鬼肉”已熟,在场的人都开始饮酒,吃肉,就完成一切仪式。
边远的山村,至今人们为了想知道自己今后的吉凶祸福,病患和灾异缘由,都得请什巴,占卜未来运程祸福,这些什巴要价不高,随主家心意,多少不论,但不能空手而归。
今天见到的苯波教,无论寺院还是僧人活佛,都像其他佛教正规寺院模式,从经文到教规有了一整套完善的理论,脾视民间什巴之类的巫师。但巫师对今天的正规苯教寺院,除对熟习的经卷和神像供奉承认外,对其他都不以为然,认为他们自己所行的一套才叫苯波,是祖师顿巴辛绕的本来教仪。历史发展到今天,这类原始文化仍有保留,不能不说是一种藏族文化的活化石。此类现象的存在,要用学术的角度唯物主义的态度来研究和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