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经闻法之动机,不仅是希望自己能获致解脱;同时,也希望一切如母有情众生,也能从轮回中得到解脱。欲从轮回中得到解脱,必须不断地累积福慧与净除业障,而金刚萨埵百字明修诵法,即为净除业障的法门,其目的仍是为了成就圆满菩提,此为听闻本法所应生起之动机。
  金刚萨埵百字明修诵法其内容并不复杂,于此,以本法的仪轨,依次第开示如何观想与修诵。首先以寂天菩萨所著的入菩萨行论,其中一句偈颂揭开序幕,偈颂的内容大致是:如同一般人身体有病苦时,都会去找医生看病,接受医师的治疗,依着医师的指示服药。行者自无始劫以来,所经历的无数次轮回,在心续中累积了深厚的贪、嗔、痴的习气,牵引行者不断地造作恶业,成为烦恼与痛苦的来源。欲断除烦恼业障,唯有依循佛陀所开示的“苦(什么是苦)、集(苦形成的原因,即心续中的烦恼、业障)、灭(必须将心续中的烦恼业障止息,才能获致究竟的安乐)、道(断除烦恼与业障的方法)”四谛的教法修持,才能从痛苦中获致解脱。唯若仅将清净殊胜的法门视为知识,仅止于了解和念诵,而不能用于修心,从而净除心续中的烦恼业障。如此,则如同生病时,仅念诵药方,却不依此药方服药,疾病自然无法痊愈。
  除了依循佛陀所开示的“苦、集、灭、道”四谛教法修持之外,必须对业果的道理——行善得善果,为恶结恶果,产生坚定的信解。例如,此生感得短命的果报,必然是由于累世造杀生的恶业所致;此生常得他人恭敬,必然是累世礼敬佛陀所积的善报。业果的道理放诸四海皆准,并不因信仰佛法与否而有所不同。除了业果是肯定的道理,业果还会增长——当吾人种下一颗桃子的种子,当因缘成熟,这颗种子将长成枝叶繁茂的桃树,并结实累累。同样的道理,吾人亦将因为造作伤害众生的行为,而堕入三恶道,承受无量无边的痛苦。造作恶业之易,如同顺水行舟;只要心中的贪、嗔、痴烦恼一起,无人即可能造作恶业;试想从无始劫以来,吾人造作与累积了多少恶业;此生是善行多?抑或恶业多呢?如是思惟,实令人不寒而栗!既然已累积了深重的恶业,唯有藉著此生能皈依佛门、修持正法的机缘,把握此生寿命尚未结束的时间,精进地修持与忏悔,以期能净除业障,避免来世堕入三恶道;此生能值遇如此殊胜的机缘,应当生起欢喜心且善加珍惜。
  欲净除业障首先需生起忏悔心,如同将稻谷的种子,播种于田地之前,若是先以火加热炒熟,种子就不会发芽、成长、结穗。行者唯有依循佛经中所开示忏除业障的方法修持,方能将业障净除。在佛陀住世的时代,有一位“指鬘王”比丘,在尚未皈依佛陀之前,曾因错误的邪见,而杀了九百九十九人;后来,惊觉自己所造下的滔天罪业,生起极大的忏悔心,并皈依佛陀,依循佛陀所开示忏除罪业的方法,精进地修持,终能即身证得阿罗汉果。
  欲修持金刚萨埵百字明,行者首先需观想在自身顶上有白色的帮字,变成白色的莲花,莲花之上有红色的阿字,变成月轮;月轮之上有白色的吽字,变成白色的五股金刚杵,金刚杵中央的吽字放射出无数的光芒,遍照十方,净除所有众生的烦恼、业障之后,再将光芒收摄于五股的金刚杵,从金刚杵降下白色的甘露,净除自己本身的业障,以此成办自利与他利。其后,金刚杵变为身色纯白的金刚萨埵本尊,右手当胸持金刚杵,左手于左下腹持金刚铃,顶上有珠宝庄严所系成的发髻,余发下披;身上穿著丝绸天衣,有无数的珠宝庄严;莲花座上的月轮由如水银颜色般的玉石所成。本尊心间有白色的吽字,吽字周围有金刚百字明的咒鬘围绕,咒鬘的颜色、形状犹如水晶、玻璃一般;从本尊心间的吽字,放射无数的光芒,往十方净土迎请诸佛,诸佛以金刚萨埵本尊的形象,收摄于行者顶上的本尊。如是观想的目的,在于使行者认知金刚萨埵本尊与十方诸佛是无二无别的;其次,复观想从本尊心间的吽字,放射出无数的光芒,至十方净土迎请灌顶天女,天女手持盈满甘露的甘露瓶,收摄回本尊,瓶中的甘露注于本尊顶上,甘露盈满本尊全身,直至甘露盈满本尊顶上,形成不动佛庄严本尊之顶髻;以此观想,能净除行者心续中的烦恼与业障。
  若是无法做如此仔细地观想,行者亦可观想有无数的众生坐于自身四周,自身与所有众生顶上皆有莲花月轮,白色的金刚萨埵本尊坐于其上,本尊与十方诸佛的本质是无二无别的;并思惟吾人累世因违犯戒律所造作的罪业,若不藉由忏悔力予以净除,将来必堕入三恶道;是故,必定要将罪业净除。以如是虔敬的心念作祈请,祈求金刚萨埵本尊能因行者发露忏悔而赐予加持,并能净除自身与一切众生的烦恼与业障。如是祈请时,应当从心中生起极大的忏悔心,切不可仅止于口头念诵,否则将无法得到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