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母保护众生免于恐惧

  由于菩萨对沈溺苦海的众生具有无量的悲心,因此各自依其愿力而行使事业,圆满各自的发愿。如是,度母的主要事业就是让众生远离恐惧与危险。
  恐惧是什么?度母如何帮助众生面对恐惧?我们现在就来一起了解。
  在我们的生活中,会面对两种恐惧:
  一者,恐惧得不到所想要的人、事、物。
  二者,恐惧无法免于危险、威胁或痛苦的情况。
  由于第一或第二个原因,我们经常发现自己身处从担忧到惊恐、不同程度的恐惧之中。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恐惧的真正起因,其实是自我本身,更正确的说,是我执──对于“我”的执着。这种执着越重,各种恐惧的情况就会越多;所有威胁到“我”的事情,不论什么情况,都会引起恐惧;所有“我”可能失去的事物,都会引起恐惧。恐惧与相信真实有“我”的想法、恐惧与对“我”的执着,两者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由于这层深微的关系,导致各种引起恐惧的成因,比如生活中的种种情况;但有时候,恐惧来自业的习气。由于业习的关系,恐惧有时看来像是毫无来由的发生,甚或在没有任何外在事故发生的情况下,而我们却处于一种几乎不断的忧虑中。
  与恐惧感相关的,是想要寻求援助与保护。但是,外在世界通常无法提供任何我们想要的帮助,以致于恐惧可能会变成绝望。
  这个世界所无法给我们的,可以从诸佛菩萨所化现的出世间境界得到,特别是从度母身上可以看见诸佛为众生免除恐惧与灾难的事业。
  度母具有帮助众生的能力,但只有当我们对此具有信心时才能得到利益。我们必须毫无保留或怀疑、发自内心向她祈愿,呼唤她的名号。度母的回应与我们的信心强度有关;若是心中存疑,不太可能得到度母的加持与护佑;而毫无保留的信任与全然完整的信心,则必然得到她的加持与护佑。
  事实上,世间一切的现象,都是我们自心的显现,恐惧、担忧、危险,也是我们自心的显现,这就有如在恶梦中所面临的威胁,和在恶梦中感到被威胁的人,其实都是自心所创。
  我们的心有着很强的创造力。这股源自对度母热切祈请的力量,与度母帮助众生的无边愿力相结合,形成了对众生的庇护。由于我们的虔敬心与度母的大悲力这两个因素,我们因而得到了帮助。
  我们必须了解,如果现象本身是有实质的,则不可能会改变。正因为现象的自性为空,它们不过是受到重重制约的凡夫之心所显,因此可被改变。这说明了我们的祈愿为何会有效,以及度母为何会回应。
  这也说明了,为何在证得自心本性时,所有的恐惧会同时消失。

八种怖畏

  依照传统的说法,度母能保护众生免于八大恐惧或危险,例如象、狮、蛇、火、水、盗贼、牢狱及非人(鬼魅);在古印度时代,这八种危险显然是人类最大的挑战。不过,度母的能力不止于此。只要我们具足信心向她虔诚祈祷,度母可以保护我们免于所有的危险。
  对于八种怖畏,有另一种说法。首先,八种怖畏可以指在我们的生活中,身体所可能面临的不同危险。再则,可以指心中的情绪烦恼,这些是最主要的危险,因为它们可能导致我们去作负面的行为。由于业力因果的关系,这些行为于是成为未来我们一切痛苦的起因。
  八种怖畏有以下的对应诠释:
  大象之灾=盲目(痴)
  狮子之灾=傲慢(慢)
  大火之灾=愤怒(瞋)
  毒蛇之灾=嫉妒(疑)
  盗贼之灾=邪见
  牢狱之灾=贪婪
  大水之灾=贪爱与执着(贪)
  非人之灾=怀疑
  为了保护众生免于内在的恐惧,度母也能消除烦恼情绪,这些是我们痛苦的起因,也是我们所受的苦果。
  自古以来,有许多度母拯救众生免于毒蛇、大火、非人侵扰等等的故事,但是,只要向她祈请,度母的救度事业从过去到现在并无丝毫改。当代也有一些故事可以作为证明。

度母和牙痛
  当卡卢仁波切在西藏康区的八蚌寺时,曾经患了严重的牙痛,当时他大约十七、十八岁。度母在他的梦境中告诉他:“虽然你对我没有特别的信心,也没有修持我的法门,不过我可以传你这个咒语,只要持诵一万遍,你的牙痛就会好了。”卡卢仁波切于是遵照度母的指示,念完一万次的咒语,隔天他的牙痛就完全好了。
问:度母的事业是保护众生,也有其它例如玛哈嘎拉(又称大黑天)等护法的角色,也是保护众生,请问祂们之间有何差别?
仁波切答:这两者的保护,内容略有差异。玛哈嘎拉与其它护法的主要事业,是为去除修行和佛法事业的各种障碍,包括一切有害于佛法的内、外状况。度母的保护则是比较属于个人的,是在我们生活中的各种困境中护佑我们。

度母面面观

  度母的最主要形象是一面二臂、寂静尊的绿度母,她的主要事业是保护众生免于恐惧与危险。
  度母的确还有许多不同的形象,例如《二十一圣救度母礼赞文》中的二十一度母、救难八度母和度母瑜珈女等等。然而这些不同的形象并不表示是不同的度母,而是为了因应不同的情况,由同一位本尊所展现的不同形相。
  虽然不同形相的度母有不同的修持仪轨,当我们祈请度母时,只要对绿度母祈请就可以,并思惟她能成就我们所求的一切事业。
  其它本尊,如手按大地母、咕噜咕咧佛母、大白伞盖佛母、佛顶尊胜佛母、时轮金刚的佛母、无我母等,有时也被认为是度母的化现。
  所有女性的本尊,尽管样貌多变,其本质真正只有一个,就是般若波罗密多,也就是圆满的智慧。

度母续的起源

  度母续的起源与所有的续法一样,无法追溯其时间。续法是由不同的佛以其遍智力,在不同的时期依不同因缘而宣说,因此无法确定其起源。究竟而言,续法是恒常存在的。度母续也是一样,安住于佛的遍智之中,这部续在此时代由佛宣说之前,早已于过去多劫中宣说过。
  就我们所在的这一劫而言,度母续在释迦牟尼佛出世前,已由观世音菩萨在普陀拉净土中多次宣说。
  我们所在的这一劫分为四个部分:
  一、大劫:指一切劫的开始,此时人的寿命极长,且物资丰饶、具有正见、相亲相爱,因此具足安乐。
  二、中劫:寿命、物资、安乐开始衰败。
  三、成劫:衰败更加明显。
  四、坏劫:我们所处的艰困时代(我们所有的历史,甚至更久以前,皆属此劫),人的寿命限于百岁,而安乐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
  观世音菩萨最初在“大劫”时期以八十万句偈宣说度母续,第二次在“中劫”时以六时万句偈宣说度母续,第三次在“成劫”时期以一万两千句宣说。最后一次是在坏劫、释迦牟尼佛出世之前,以一千句偈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