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法闭关教言——征相神异明镜文

乔美仁波且 著
丹增嘉措活佛 译

南无格热得瓦扎格挪斯德吽!
(顶礼上师本尊空行祈赐成就)
 
缘起白银所成镜,善见妙观智慧容,
现前共不共成就,优劣各异太稀奇!

现今有些自大愚昧者,对于觉受梦境之所现,
皆许世俗迷乱无结果,嘲讽观察分析太荒谬。
依彼观点究意了义中,释迦佛陀十二宏伟业,
皆为虚幻世俗之所现,唯然能见迷乱清净相。
六道众生痛苦亦虚幻,唯然世俗迷乱所现见,
现有身躯生老与病死,全部苦乐无实即迷乱。
然而究竟了义之法身,未证之前一切皆真实,
征相缘起一切亦真实。除此一切缘起所生法,
余法皆无龙树尊者言。

圣者初地乃至十地间,得地标志梦境里显现,
如是梦境预知经中云。

所有新旧源流修法中,皆言获得成就标志相,
上等真实中等觉受间,下等梦境之中堪显现。
玛巴米拉塔波拉捷等,往昔众多大德成就尊,
许多都依梦境作预言。
因而闭关专一修行者。上等成就真实见本尊,
并作灌顶传法予授记。诸如获得南秋意密藏,
此即具足善缘士夫人。
欲识本尊真伪须观察,观修武尊念诵凶猛咒,
熏烧驱魔猛厉降伏物,如此行焉消失则为魔,
反之愈加清晰即本尊。观察所说授记与教言,
符合经续本义即为尊,与之颠倒相违即邪魔。

现今亲见检验极罕有,一般成就标志当如何?
感觉惬意清明神志爽,增上喜悦了知皆净相,
虔诚祈祷不禁热泪涌。隆冬供杯之水未凝冰,
所供垛玛丝毫未上冻。修法时或吉日祈祷时,
嗅到周围未有之芳香。鼓与鼓槌念珠衣服上,
燃烧火焰咝咝迸火花,内供甘露沸腾气蒸蒸。
沸腾滚滚圣物加持丸。关房数数长贯彩虹光,
周围遍绕彩云虹光蕴。屡次听闻音乐与咒声。
曾生虱蚤而今却皆无。未曾享用美食现品尝。
修行长者重新长新牙。牙齿之上真实出舍利。
垛玛融化纷降净甘露,或者垛玛变成甘露水,
此类征兆标志成就相。然而垛玛融化降甘露,
难以分清违缘与成就。无有加持圣物之人户,
供灯长燃不熄现祸殃。毫无修行之人牙齿中,
生出舍利患病命垂危。上述所现皆可真实见。

修习生起圆满次第者,何人见其身体生信心,
言谈话语皆成法雨音,然而某些仍存不定因,
邪魔加持亦能出此相。此等征相如何作取舍?
若是自他皆入修行径,则为修成本尊之标志,
反之自他纷堕恶业道,此即邪魔加持之征兆。
不论修成本尊或著魔,举傲慢自大充身心,
修成标志亦已变邪魔。自觉低微精进修生圆,
征相祥瑞而无傲慢心,即使魔相亦转为成就。
那么征相何必去观察?若已确定修成本尊相,
上师本尊教言发信心,应当速修获取悉地法。
若已确定出现邪魔相,压制降伏速遣作驱除。

中等根机觉受显征相,具体觉受征相分二种,
一者见受二者觉知受。所谓见受并非亲现见,
相似睡眠而又伴清醒,非是睡眠仿佛现量见,
有时亲见此即是见受。玛吉拉准如是作教言。

虽非睡眠然闭垂双睑,似是忆念想象并非是,
仿佛亲眼目睹现清晰。此时所见本尊诸意义,
与之现见本尊益相同。噶玛拔希上师如是云。

亦有与此相仿之觉受,见到亡人旧地去重游,
如同亲历仍属回忆知,则此妄念分别并无益!
此之言教具相上师示。

见受或者觉知受当中,见到本尊形象闻音声,
由此发楞忘诵凶猛咒,生起次第诸法皆忘修,
本尊显现还是魔变现?光凭外现夺目难区分。
遇此情况如何作判断,若是嗅闻麝香般芳香,
此等即可许为本尊相。狐臭腐味大蒜诸臭味,
此即可以许为邪魔相。

此外还有另一判断法,觉受消失观察自心态,
喜心乐融即是本尊相。反之忧郁压抑即邪魔。

觉受之中无有身形象,凭依音声授记除违缘,
或者促进修行等话语。若为本尊空行之授记,
一语中的生起修行德。若为魑魅独角鬼征兆,
短期灵验然而损善行,聚敛财物却渐行恶法。

若获许多授记堪准确,或许世间空行作考验,
若行傲慢即会不灵验,便对本尊空行生邪见,
失坏誓言趣行邪恶道。若获授记准确未我慢,
即使授记并非完全准,亦应舍弃邪见与疑惑。
能于见解之中堪平等,无论本尊邪魔授记者,
未成违缘趣入菩提道。同样虚空之中显文字,
似是公文卷宗赐手中,自他事情清晰并灵验,
无有举我慢极关要。同样觉受当中山岩石,
毫无障碍见色闻音声,自我仿佛获得神通般,
在此注意应该舍傲慢。同样他人所思与所想,
觉受之中其人口能言,藉此即能知晓他人心,
惟然觉受之感须除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