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与窍诀摄要之善说——屠夫真言

华智仁波切 造论
普巴扎西仁波切 译

南无罗嘎肖日耶(顶礼世间大自在)!

谁以三界为段食,名为能作作怖时。
时亦摧毁妙吉祥,于具声之宫殿中,
威猛持受柔和相,寂灭盛怒瑜伽士,
屠夫仙人住彼中,彼名称为智慧者。
其虽不具善妙行,然其却具真善说。
是故向彼问诸义,和蔼如理授教言。

故而有者敬询问:嗟!大仙尊!
何谓法与法之规?如何区别法法规?
法与法规如何舍?法与法规如何取?

答曰:

所知即是法,法规彼性相。
法名取舍处,法规即实践。
所知法分轮涅二,取舍法分善与恶。
初二痛苦寂与否,后二痛苦生不生。
轮回虽为所弃法,然不净除轮回因,
不能超出轮回际,故当首先除罪恶。
涅槃即为所取法,彼因善法若不修,
不能取证涅槃位,是故初当取善法。
虽然所舍为轮回,然初不依轮回法,
不能趋入涅槃道,初识轮回性尤要。
轮回之道分二途,正直行与偏邪行。
由正直行趋人天,以偏邪行至恶趣。
若于世间正行多,大地遂盛如天界。
若于世间邪行多,地下恶趣定盈涨。
正直名为人法规,若极正直天道规。
偏邪浊世行为规,若极偏邪地狱规。
何等名为正直行,尽弃一切诸狡诈,
言语本意皆一致,外内二者等一如。
语者即言谈,义者彼实践。
外者身及语,内即自之心。
义邪语正此为内偏外正直,
邪遮正直即为浊世之法规。
尽舍心中之狡诈,此即唯一正直行。
亦即殊胜人法规,一切人道此中摄。
贪欲分别即偏邪,纵为小善亦正直,
若舍私欲而修义,即为天界之法规。
浊世诸士夫,身偏狡诈行,
语偏谄诳言,意邪欺诳心。
彼者集聚诸嫌厌,一切欲愿不成就。
天道仙人皆耻愧,趋至恶趣路非遥。
极其偏邪于他不饶益,内存私欲具足欺诳心。
彼已远离一切善业道。

如是取舍轮回者,知已初当作修行,
即得清净涅槃位,彼乃佛法殊胜因。
佛教总分教证法,教法即是宣说法,
证法成就彼法义。次第之藏三学者,
经律论三摩尼宝,清净能仁之三藏。
此乃教法亦宣法,彼等词义依闻思。
戒定慧三摩尼宝,清净佛子之三学,
此即证法亦修法,故当修持彼三学。
清净能仁之三藏,圆满之义难通达,
若知一词之法义,如此即是教法也。
佛子于彼之三学,圆满成就亦非易。
虽生刹那之善意,如是即是证法也。

若欲持受佛法者,教法内具莫外求,
若内成就摄教法,自心调顺即涅槃。
如是取舍轮回涅槃法,虽具所作善恶之取舍,
然而详细实践要义故,宣说善恶取舍闻而修。

善乃心分别,恶亦复如是,
善恶非外具,善恶即自心。
心善身语善,心恶身语恶。
心为诸法源,调心佛善说。

一切时中观自心,随时随处观自心,
刹那不散观自心,当下当下观自心。
聚众时与独处时,时时守护善誓言。

如上安住正念而究竟,时时刻刻如此观自心:
行住坐卧及饮食,诸威仪中不放逸。

随时随地如此观自心:此心分别无边亦无际,
不纵分别正念铁钩持,无取无舍识聚自解脱。

刹那不散如是观自心:初业行者虽具多疏散,
观心正念数数除障碍,自心散迷迁变当谨慎。

顿时顿时如是观自心:
观心并修持,即知心密意。
亦知诸法性。诸法之本性,
此即心自性,非依言词诠,
自观当认知。

若无所观岂证悟,悟及观察虽名言,
认知超出名言法,名为胜义涅槃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