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功德赞

达仓译师·喜热仁钦 著[1]

多识 译

对着诸位大智胜王面,

曾发宏伟善愿愿力成,

贤德美名惠被教众生,

善慧尊者我向您顶礼。

修积无比双资达顶峰,

执持无数佛陀大道理,

度化无量众生为善师,

无穷功德宝藏我顶礼。

生在雪域东部宗喀地,

暇满人生茁壮如意树,

知识功德枝繁叶茂盛,

美誉芳香远播我顶礼。

无垢广知无畏童慧[2]等,

依止雪域学界诸泰斗,

对于普通特殊知识门,

一一锐智普照我顶礼。

清净戒行善德大海中,

盛满博闻教理诸珍宝,

学海群龙竞相来皈依,

妙慧广无际涯我顶礼。

你在幼年慧日初升时,

照得经论[3]荷花广开放,

使我慢心夜荷紧收敛,

深广智慧宝藏我顶礼。

北地[4]通文辞者并不多,

精通事理之士更稀少,

依教实修之士如晨星,

三事唯你兼备我顶礼。

有的缺乏理证立宗义,

有的缺乏论据依巧辩,

事事据经析理为前提,

解说经藏奥义我顶礼。

有的重视律仪轻密法,

有的独尊密法轻律仪,

对于佛祖圣教无取舍,

完整奉行之士我顶礼。

偏爱显教鄙视密教义,

学密视显教为耍嘴皮,

显密缺一不能成佛果,

此理唯你觉悟我顶礼。

有的严于修行弃正见,

有的只重觉悟不重行,

正见正行相辅相成理,

由您依理宣教我顶礼。

有的重于说教轻禅修,

有的重视禅修轻经教,

解修二足并行教证道,

此道由您开显我顶礼。

显密兼通尤精金刚乘,

统揽四续更精无上密,

生圆二道尤其对幻身[5]

揭密史无前例我顶礼。

运用宣说实修全方位,

显扬诸佛所说一切法,

雪域执教一切善知识,

异口同声赞扬我顶礼。

我愿今后生生与世世,

就像伟大尊者您一样,

爱他之心胜过爱自己,

如命护持圣教请加持。

尊你为主过分偏爱你,

引起排外教内起争执,

平等净观诸派大德您,

速息纷争取得众心和。

此文于2008-5-24日译于天堂寺旁农家园



[1]本赞作者达仓译师喜热仁钦(1404-1477)是萨迦派精通显密佛教经论等大小五明学科的著名学者和译师,著作颇丰,内容涉及十明诸学科。

该译师在内明佛学方面,前期受教于噶当、萨迦派诸师,接受旧中观学说,受其影响较深,故在其前期著作中对宗喀巴的中观见提出了十八条质疑,后来由四世班禅罗桑曲见和一世嘉木样阿旺宗周分别著论,对其问难逐次予以反驳。后来达仓译师系统地研读了宗大师有关般若、中观、密集诸论,并拜宗喀巴亲弟子江样曲吉为师,听讲中观、般若等显密经论十四部,对宗喀巴的显密学说有了系统的认识,对宗大师产生了理性信仰。据说他为了忏悔自己先前的错误言行,写了这篇著名的《达仓译师宗喀巴赞》。

佛教是重理信的,正如《佛陀胜赞》中所说的那样:“既不偏向佛陀,也不鄙视黄发外道,谁说的有道理,我便尊谁为师。”达仓译师不愧为有见地的一代学界巨星,迷途知返,毅然放弃教派门户之见,归信真理,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对那些缺乏理性思维,固守门户之见,不辨是非,以自他为对错的分界线,如果是别门别派的,即使是稀世珍宝,也贬为粪土,如果是自家的,即使是癞头疤脸也当作宝髻金面,大肆炫耀的弱智信徒,看了达仓译师的《宗喀巴功德赞》也许能起到启蒙的作用,故译之。

[2]“童慧”是“勇努罗周”的意译。仁达瓦·勇努罗周是宗喀巴学习中观、般若等大论的主要经师,是当时的萨迦派著名学者。

[3]此处“经论”之“经”指《般若部经典》,“论”指弥勒《般若现观庄严论》。这句话的意思是:宗喀巴从小智慧超群,在佛教学术界如夜尽天明、旭日东升,使研究甚深般若经义的般若学,如阳光照射下绽苞开放的荷花丛林,争胜斗奇,色彩缤纷。当此时,素以精通般若自居,傲视学界的我,就像夜间开放,见不得阳光的“夜荷”一样,打消傲慢的气焰,只好收敛自己,退避三舍了。

[4]此处“北地指雪域藏地。佛教以佛陀成佛说法之印度菩提迦叶为中土,雪域地处菩提迦叶北部,故常称雪域为北地。

[5] “幻身”指密集金刚圆道五次第中的元气所变金刚体,并非旧密派所说的“肉体虹化”之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