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与“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的可后置性与不可后置性
  1、“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的可后置性与不可后置性
  第一,“非定义”的定义是“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这一定义不可以后置于任何具体定义之后,如说“具备所立三要素者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具备能立三要素者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等是不通的。因为它们三者的被定义分别应 该是:“具备所立三要素者之非定义”“具备能立三要素者之非定义”“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之非定义”。由于“具备所立三要素者”“具备能立三要素者”“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等是三个具体定义,而不是被定义,所以它们不可能另有定义。既然没有定义,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与之相应的非定义之说了。
  第二,“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可以后置于任何被定义之后,如说“非定义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非被定义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商品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等是说得通的。“非定义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之被定义是“非定义之非定义”,体现“非定义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属性的现实范例有不包括“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这一定义在内的一切具体定义及人、山、海等;“非被定义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之被定义是“非被定义之非定义”,体现“非被定义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属性的现实范例有不包括“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这一定义在内的一切具体定义及人、山、海等;“商品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之被定义是“商品之非定义”,体现“商品之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属性的现实范例有不包括“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这一定义在内的一切具体定义及人、山、海等。
  第三,就像“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是“非定义”的定义一样,“非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动物”是“非人”之定义,“不是能被2整除的数”为“非偶数”的定义,“不是有羽毛的卵生动物”为“非鸟”的定义,以此类推,以至无穷。
  2、“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的可后置性与不可后置性
  第一,“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不能后置于任何被定义之后,如说“定义之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被定义的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商品的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等是不通的。它们的被定义应该分别是:“定义之非被定义”、“被定义之非被定义”、“商品之非被定义”三者。由于“定义”、“被定义”、“商品”三者不是揭示性的定义,而是三个定义对象,所以,它们不可能另有被定义。既然没有被定义,自然也就没有与之相应的非被定义之说了。
  第二,“非被定义”的定义是“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与“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的情况相反,“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可以后置于任何具体定义之后,如说“具备能立三要素者之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具备所立三要素者之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之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等是说得通的。三者的被定义分别是:“具备能立三要素者之非被定义”、“具备所立三要素者之非被定义”、“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之非被定义”等。由于“具备能立三要素者”、“具备所立三要素者”、“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三者是三个具体定义,所以它们的被定义分别是“定义”、“被定义”和“商品”三者。由于它们各有各的被定义,所以它们必定各有各的非被定义:“非具备能立三要素者”的被定义是“非定义”,“非具备所立三要素者”的被定义是“非被定义”,“非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的被定义是“非商品”。
  四、定义、被定义、非定义、非被定义及其各定义间存在的诸相互关系
  由于定义、被定义、非定义、非被定义以及它们的各定义所指向的外延不同,所以它们之间存在的相互关系也各不相同,汇总如下表:


  
  定义与被定义理论是藏传因明的重要逻辑内容,历代藏族学者都非常重视对它的研究。经过历代藏族学者的不断努力和发展,这一逻辑理论到现在已经达到了全面、系统、臻熟的地步。历代世界逻辑学家都非常清楚“下定义”在各门学科和人类知识领域内的重要意义,他们也研究和探讨了“什么是定义”这一逻辑问题,但他们对“定义”理论的研究和着眼点是单一的,只研究和揭示“什么是定义”问题,而不研究和重视作为其对立面的“被定义”问题,同样他们只从正面研究和揭示定义的性质和属性,而不从定义的反面即从非定义的方面对“定义”理论加以进一步深刻的探究。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的“定义”理论未免有失于肤浅,并不全面。相反,藏传因明对“定义”理论的研究,不仅是多层次的和多角度的,同时对“定义”理论的各细节性和终极性问题作了深入细致的探究和总结。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定义”理论方面,藏传因明的逻辑成果远胜于世界其他逻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