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http://www.tibetcul.com//UploadFiles/xinyang/2010/6/201006041347261116.rar

 

 

格鲁派创建者宗喀巴大师乃于仁达瓦尊者座前听受此教法,然后作了《般若波罗蜜多要决现观庄严论释之善说金鬘广疏》简称为《金鬘疏》;此著述属于大师比较早期之作品。到了大师中年宣讲《现观庄严论》时,系针对论颂以及《明义释》、并问或配合中品《般若经》之经文作解说。此时因为大师对经教密续诸义理更精熟深入,故所讲授之论点与往昔所作之《金鬘疏》出现些许不同处;因此从众启请大师再著作一部释疑之注疏。于是大师便指示讲经说法时之首要弟子达玛仁钦尊者彻底阐述宗喀巴大师般若思想之著作《心要庄严疏》问世。
《心要庄严疏》全名为《般若波罗蜜多要决现观庄严论释心要庄严疏》,从书名即可得知此疏所解说为《般若波罗蜜多要诀现观庄严论》、以及狮子贤尊者之《般若波罗蜜多要诀现观庄严论释》由于《心要庄严疏》是解释《现观庄严论》以及《明义释》,因此将《心要庄严疏》翻译成汉文时,论颂以及释文自然而然便包含在其中。尤其贾曹杰达玛仁钦尊者之作注风格,是将所要解释之论颂以及释文之词句非常适当合宜地安置于疏文之间;换句话说,在《心要庄严疏》之字里行间绝对能将《现观庄严论》以及《明义释》勾勒出来。所以,表面上只是翻译一部《心要庄严疏》,事实上亦是将论、释二部论典一起连带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