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深空色极乐大手印,自心本具时轮金刚尊,
基果无别无始本圆成,我今礼赞供养敬演说。
如何能显本有清净界,导诸有缘修共不共法,
念修时轮本尊之密义,我今礼赞供养敬演说

  初业行入为清净自心相续而修习生圆二次第,最初应当怎样入手呢?首行,在日常四座修习时,虔诚地皈礼根本三宝——佛、法、僧。从胜义本有的角度来讲,佛宝即是本自具足的不受客尘所染,不为三毒我执所动的清净光明无垢自性,如同水无论多么浑浊时,其本性也不为泥垢所染污一样。其中的一分,无始以来远离戏论和痛苦而本自寂静的一真法界,即是胜义的法宝,而此中极为清净而又能常恒显现的一面,即是胜义僧宝。
  上述也仅仅是名言上的假设安立,实质上在无垢自性之外没有别的三宝存在。这对钝根者是难于理解的,于是就需要讲述世俗三宝。如同我们的本师释迦如来即是佛宝。如来证悟后所宣说的即是法宝。已具甚深智慧的佛弟子,永不退转地以种种事业利益有情的怙主即是僧宝。
  胜义的三宝即是诸佛的法身,与上师的心本来一体。愿诸有情将自己的妄心融入清净法界——上师心中而平等无别。这就是三皈依观的入门,应当励力修习。
  一切众生都畏惧生、老、病、死等轮回诸苦。其根因即是色蕴,也更是源自妄识的能所二取的虚幻显现。这些都体现为杂染的意识为外境色等六尘所产生的欲境所惑,而爱著执取之。如果不能有效遏制,三毒等烦恼就会猛烈炽燃,一丝一毫的任何善行都将极难实现。由于无始以来的种种恶业为因会引生出众多苦果,所以心中生起少许善法欲都需冲破许多障碍而非常困难。如果没有这些因,也就不会生出这样的果。这方面有许多具体的诠释。
  身心的种种苦恼在轮回中相续不断,在尚未断除这种不净的身心之前,入们或处于由烦恼和已成熟的恶业而导致的痛苦之中,或处于偶然获得的短暂快乐之中及不苦不乐之中。无始以来就这样无休止地反复循环着,其中似乎永远没有不变的大乐。应当了知,这种身心痛苦的循环状态就是轮回,三界轮回的任何一处都始终处于这一痛苦的深渊之中,即使对此非常厌倦也难以摆脱。当我们从轮回中出离时,一切痛苦都将自行解脱而趋入清净法界大乐境中。这需不断努力。
  如果只求出离而无普渡众生之愿,将使无数的过去父母继续沉沦苦海,他们不欲受苦而又无法摆脱,孤立无助,希求快乐却无力控制苦因,而苦果都是从苦因中产生出来的,苦因和烦恼都是从无明中产生。要以这样的见地和发心持续不断地努力去破除无明,则能趋于基果无别之法界而具足法身的三种教化事业。为使有情速得离苦,就应如是反复观察,以渐次生起不共的菩提心。
  能所二依的总集即是从众生乃至佛之间的一切世俗诸法。无论是最初的能所对待,还是其后更繁杂的分别以至一多对立等。若用中观正见观察,不管怎么说都是虚幻的存在。如是努力观修才能使心暂时契入并安住于法性。若要彻证法性,则需修习空观。观空并非是一无所有的顽空,而是无始以来本具的光明智慧海。我们就如是住于法性,并且心无所执地努力观修时轮金刚。
  当用“嗡、……”一咒在刹那间将一切观空时,须忆念生起次第的净、足、熟三要诀。具体来说,这就是需要净化过去的轮回因果及其所生的临终三相,随后神识渐离执着并逐步趋入八识净分中远离戏论无始本具的大空界中的时轮金刚法身,可使不净的三相净化于殊胜的清净法身中。为了圆满地证得基果无别的法身,就需要用园满次第六支瑜伽中的无相离戏瑜伽来成熟自相续。概括的说,净、足、熟就是用平等一味的窍诀去净化生死轮回、圆满基根之中本具的离戏法身,以及用圆满次第五分别的修法使之成熟。我们就要这样具足三要去观修。
  此法界具足殊胜的空色,这空色坛城中的诸佛,其体性与远离戏论的大空法界无二无别完全平等一味,是显空双运的殊胜体性。这不仅仅是行者自相续中以五蕴为根的我执之本性,也是初业行者以此胜解修道,渐次悟入之实相。这里所讲的道主要是指死光明。
  在刹那间将自己观成清净光明蕴集而成的幻身,与究竟天的报身无别。而不是现在这样充满垢秽的血肉之躯。在自然产生的四大、日、月等上,凭籍胜解观修本具智慧刹那显现。
  幻身由蓝色光明蕴集成,表示同果位时轮法身恒常一味;一面表示时轮金刚的微妙本心同无始本具的显空双运的智慧界是一非二;两臂象征着胜义法性无始以来即是空乐双运;三目象征着法界智慧遍满本有界;双手执持铃杵象征着善巧以空乐不二的成就作种种事业教化有情;双手拥抱明妃表示自心与空色大印本来无别,左足白色作弓步踩着白色大自在天魔,表示已经清净了对虚幻外境的贪执,从而降伏了由此幻执导致风入左脉而生出的大自在天魔;红色右足直伸踩住红色欲天魔心口,表示已经清净了对虚幻外境的贪执,从而降伏了由此幻执导致风入右脉而生出的欲天魔;殊胜顶髻以为庄严,表示现证基果无别圆满法身的甚深道已经究竟;顶髻饰以摩尼象征着任运自然而持续地广行教化事业,顶髻之左饰以半轮,表示已断绝世俗贪欲并证取了未曾有的无漏大贪亦即无漏大乐;无坏金刚宝的项链、耳环、 手镯、腰带、足环、飘带严饰其身,表示为显现胜义六度而究竟了世俗六度;下身围以虎皮裙,表示断除了我慢;拇指黄色、食指白色、中指红色、无名指黑色、小指绿色、表示已净化了色、声、香、味、触;三指节黑、红、白三色表示已清净了三业。顶髻前安坐蓝色的金刚萨埵,是出生大坛城六百三十六尊眷属、中坛城三十六眷属、小型坛城六种姓如来及一切诸佛海会的百部总主。时轮金刚周身光明焕发,其外为智慧的火焰,东方与火为黑色,南方与罗刹为红色、北方与自在为白色,西方与风为黄色,表示从五智本性中显现的种种色身及幻化之形任运不断地广行功德事业火焰炽燃、遍满十方,时轮居中,面现非怒非爱之容貌,表示以大慈悲心随缘应机地以息灾和降伏的事业度化有情。从大乐性中显现的佛父即如是观修。
  时轮佛父拥抱的明妃,由极纯净光色般的黄金蕴集而成,表示是纯净纯善地从空色中幻化出来;一面表示其心与大空界的体性恒常无别,一味无二;两臂表示显空的自性就是永无变易的大乐;三日表示三世的一切其本性就是恒顺于它的了义空色大印;右手执铖刀,左手持盛满甘露的嘎巴拉,双臂右外右内相交拥抱佛父颈项,表示方便智慧无别的殊胜本性恒处大乐境中;右足弓步左足直伸依附佛父,表示永无变易的大乐本性即是远离戏论,极为纯净的空色;周身赤裸饰以五种骨饰、耳环、项链、手镯、腰带,表示大空法界是以殊胜五智来显现的;头发一半挽入顶髻另一半披在肩后,表示已经究竟诸法之实相,并永不退转地度化一切有情。
  如此观成的双身时轮,绝非粗劣的根的行境,而是极清净明朗的智慧的行境,就如同遍于一切的空乐不二的——如火与烫不二——密严刹土真实报身的显现,未登十地者不能现见。我们就要观成这样的和合大幻化身。
  由轮回之因而生的,在神识入于清净光明境态后随之而来的,为业力牵缠、流浪飘泊之中阴境。经如是观修则能清净。我们观成如是的时轮真实报身后,就不必执于舍弃自己的血肉躯体,而去另求受用圆满的时轮身。而应确信,我们已经获得了这一真实显现之身。象这样,为使圆满受用身显现而修习本有的空色与自现的心、气、明点无二之瑜伽,使成就此身的福德现前具足,中阴态得以清净、圆满证得究竟真实的报身,这都需依圆满次第的空色瑜伽来成熟。当知,这些显现的要诀即是净、足、熟。
  如是观想,刹那间自身化作时轮金刚,眉轮有一白色的嗡字,是水界无量光佛种姓的总集,喉轮一红色的阿字,是火界宝生如来种姓的总集,心轮一黑色的吽字,是风界不空成就如来种姓的总集;脐轮一黄色的火字是地界大日如来种姓的总集;密轮一兰色的娑字是智慧界金刚萨埵种姓的总集;顶轮一绿色的哈字为不动如来种姓的总集。此时所呈现的双身时轮为微妙的纯净报身,瞬间即转成显明的,用根可以识知的类于实有的化身,那美妙的双运身肉眼可见,要如是观修。由于轮回的业因、大限终将来临,随后即是中阴、入胎,趋于后世。现在,这一切都将代以本有智慧中现显的殊妙显明的化身。别以为还有一个我去获得这样的化身,而应确信那庄严的身姿现在就已经真实显现。若要证取离一切戏论的智慧化身,就要将现实的血肉之躯观空。于刹那间证得清净空色而用的渐次生起的要诀便是净、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