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学派分普通中观派和大中观派,普通中观派在藏区主讲自空,在印藏两地主张无自性,一般指阿奢黎佛护、清辨、解脱军、寂护及其随行者的观点。其内部又分不同派别,他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非有色心。行即一切有为法,虚空等为无为法,认为这些是世俗法,没有自性是胜义。这里没有提及胜义和世俗自性一异问题,两者有不同的差别。胜义界没有任何自性,远离戏论若如虚空。如果有世俗,实有故空,未破有幻喻所示,两者之中有无是非等远离一切戏论,这一派又认为,胜义法性是破戏论,犹如虚空,佛智是世俗,无实有。虽然有胜义谛这一概念,却无实有。尤其是中观应成派,好象安立宗派,为了忌讳他人争辩,不承认任何观点。虽然未出现决定智,却破邪分别,这些都是错误的。能执所执所摄的一切法都非实有,这是正确的。唯识宗、自空中观派都不去考虑善逝如来藏的定密和胜义智自证自明的道理,由于未了解其中的道理,没有破前面其他论师所说的他空观。直到年来虽然有人提出了破他空中观的观点。但是没有一人了解他空的要点,只是接受了前人的批判。
  大中观派,在藏地指坚持他空中观者,即以弥勒菩萨的著作和无著、世亲论师的释著为代表。龙树论师明确提出了法界空,这和无著论师等人所说的他空是相同的。对此唯识派的随顺者们所承认的三种无为法等诸无为法、色等外境、识的八聚、五十一心所法、阿赖耶识转轮法、道位所摄法、果佛所摄的新生诸分、调伏他有所摄的一切法等都是见闻法,或说法、法性、分别法、能执所执所摄诸法、决定胜义时有事无事有为法,一切偶然安立的法都无谛实,界和无二智慧自证自明是胜义谛法,即无为法,这是由理忍证,唯独实有。犹如自空师所想象的虚空,行如果行详细观察是没有自性的,所以说不是胜义谛。这一派是一个没有缺点,具有一切功德的教派。大乘佛教的各位论师认为,大乘佛教的一切经典都是佛语,但是,唯识宗认为,《解深密经》、《楞伽经》、《大乘密严经》、《华严经》等四部经典是了义经,其他其余非了义经,宗派作者是以前的五百罗汉。
  普通中观派认为,末转法轮各经都是不了义经,中转法轮的《般若经》的究竟了义经,这一派的创始人是佛护论师等。由于他们论及自证,所以,被罗喉罗善执看成无自性八说,龙树论师也持这种观点,大中观派根据三转法轮的一切经,尤其根据迦旃延集的《阿波陀那经》、《大空经》等初转法轮诸经和《弥勒请问品》、《般若波罗密多五百颂》等中转法轮经,以及《解深密经》、《楞伽经》、《大乘密严经》、《华严经》等末转法轮经,显示法性胜义、实有的粗共宗派。根据《善逝如来藏经》、《大法鼓经》、《央掘魔罗经》、《胜蔓经》、《大涅磐经》、《宝云经》、《涅磐决定幻变经》等究竟了义诸经,秘密出现了清净界性,善逝如来藏、法身、常固雍仲、佛功德、胜义从初住自位的不共宗派,详细述秘密佛语,宣讲经义的作者是圣者弥勒菩萨。他在《现观庄严论》中概略叙述法语,在《经庄严论》、《中边分别论》、《辩法法性论》中作了详细的解释。读诵经藏,不共宗派,在《宝性论》中详细的决择,解释这些论著思想的人是无著和世亲两位论师,无著论师著的《宝性论释》对不共教派作了详细的论述。关于他空中观在无著,世亲两位论师的著作中作了透彻的分析,尤其是世亲论师的《两万般若波罗密多颂释》、《辩法法性论释》对他空中观思想作了详尽的解释。陈那和安慧的弟子对他空思想作了更进一步的发展,由于他心难容不共,所以,通过各位论师相传至今。后来在印度由于出现了类似他空中观的唯识宗的思想,西藏许多人将其弄错误解,许多藏族译师和班智达把这方面的经典翻释成藏文,由译师素·噶哇多杰和赞卡波钦等人传播,成为真正掌握慈氏教法修行规则的人。尤其传播甚深他空思想的人是更钦笃补巴·喜饶坚赞。
  《中边分别论》说:“非正有遍计,于彼非有二,于此有空性,彼亦有空性。非空非不空,是故说一切,有故无故有,此乃中观道”。根据决定世俗谛,生起于各种有中的识非清净,分别世俗所有,有的能执所执分是心所安立,所以,于世俗谛非有。世俗谛是从两边解脱,由于承认世俗有遍计,所以,从无边和断边解脱。观待能执所执分,法从一切增益中解脱,所以,从常、断和有边解脱。
  离戏论空性智者,识非清净,以法性分别谛实,在香位,为了法性,识可以突然离开法味,认为在无自性中有所断味,这样胜义谛也离二边,因为,空性遍计等能所执所摄的诸法无谛实,脱离有无常断二边。一般世俗能执所执除了出现错乱有外,没有自性,所以,自性空,所知不可能有自他之友所区分的他性,一切相空,故空。智慧法性是指自性从初成立,恒常无变化,自性非空而常有。那么,诸经中为何不说法界空?因为是空和空性,不需要自性空。从智慧本身说,他性戏论或一切能所执空,故说空性。这里分遍计执,依他起和圆成实三种,其中的遍计执是指虚空等一切无为法和出现于分别的色境之有,以及义住名,乱义为名的名义关系、内外边中,大小善恶等各方面心所增益所执行的一切。
  依他起者,是指能执所法中的识,即成为无明习气的依他起,故为有。圆成实,指远离自证自明的一切戏论,即法性、法界、空性、胜义谛等名的差别。依他起和遍计执是等无谛实,“等”为幻有,“等”是世俗虚妄。必须各别分性者,世俗没有遍计执,世俗有依他起,世俗无圆成实,胜义有圆成实,故实有。若尔,遍计执是假有,依他起实有,圆成实既不是安立有,也非实有,而是无戏论有,进一步说,遍计执是无的空性,依他起是有的空性,圆成实是胜义性,笃补巴·喜饶坚赞大师曾说:了解无的空性,也知有的空性。若知自尾空,述说了解空性。遍计执者,性相无自性。依他起者,生无自性。圆成实者,胜义无自性。
  无自性分为三种,能依此二者,诸法无自性,意思是空性和无自性遍于一切所知。因此,承认诸法空性和诸法无空性是他空宗,矛盾存在于持自空观的人中间。所以,佛所说的一切自空是存世于世俗处空中,无自性也是这三种,所以说自空非错误。所谓无自性者,是指说他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