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五部大论之一的《现观庄严论》也叫《现观庄严智度窍诀论》,在藏传佛教中地位极高。一般来讲,格鲁派寺院专学本论要四到五年。《现观庄严论》的作者是弥勒菩萨。当年无著菩萨在鸡足山苦行十二年,被弥勒菩萨以幻化身摄受到兜率天,得到《弥勒五论》的教授。《弥勒五论》为《现观庄严论》, 《辨法法性论》、《辩中边论》、《经庄严论》和《宝性论》。其实这部论和中观的意义基本相同,中观主要解释释迦牟尼佛二转法轮的显义——空性方面的教义;《现观庄严论》主要解释它的隐义——现证方面的教义。一个是解释对境空性;一个是解释有境现证,也就是诸佛菩萨能证悟对境的智慧——智慧的次第和智慧的不同境界。不像《因明》、《俱舍论》主要抉择名言,《现观》有一种深奥感,也许字面上不难解释,但要真正了达其内容却很困难,因为它诠释的是圣者境界。
  《略义》将《现观庄严论》的意义作了摄略,它本来零散地存在于华智仁波切的著作中,后经搜集、整理,才成了这部《略义》。《现观庄严论》在印度有二十一大讲义,而藏地各教派的注释也最多。如果按各大教派和各大上师的传承解释,内容很多,能从总体上把握《现观庄严论》的内容。
  般若即般若波罗蜜多,也叫智度——智慧到达彼岸。为什么先讲般若?其实现观是般若的异名,因为释迦牟尼佛广、中、略三大般若的究竟意义,就是依靠弥勒菩萨智慧中流现的《现观庄严论》来解释的。所以一说般若,大家就知道是指现观。藏传佛教有中观班、现观班,现观的藏语叫“协钦”,意为智度,也就是般若。
  所谓般若的法相,就是已经到达或者将来能够到达现证诸法离戏智慧的无住涅槃。已经到达的,是佛的境界;尚未到达的,是从声闻缘觉到十地菩萨之间的境界,这些境界的有境智慧叫般若。智慧波罗蜜多的本义是从此岸到彼岸,指圣者境界,所以一般初学者只有相似般若。
般若的事相,就是证悟大乘三圣道一切万法无有自性的部分。
  如果按照名称来进行分类,则可分为自性般若、经典般若、道般若与果般若四种。
第一是自性般若:是指现量证悟诸法离戏智慧的对境,它与基般若是一个意思。其界限在大乘三圣道; 现量证悟诸法离一切戏论的智慧,它的对境叫自性般若,也就是基般若。它的界限为大乘三圣道:见道、修道、无学道。因为只有圣者相续才证悟了离一切戏论的法界,所以自性般若只在三圣道有,资粮道和加行道都没有真实的自性般若。
  第二是经典般若:以诠释基道果般若为主的经论,也即以所宣说的名称、词句以及文字而显现的种种有表色,就是经典般若的法相。其界限,是从未入道直至最后有际[1]; 由能诠释般若波罗蜜多空性法义的种种词句、文字以及名称所组成的有表色,称为经典般若或文字般若。广义来说,佛陀所宣讲的三大般若——广般若、中般若、略般若或母子十七种般若,都可包括于经典般若当中;论典般若是印藏诸大论师们对般若经典的解释,也包括汉传佛教中对《金刚经》、《心经》等的注释。总的来讲,这些都可称为经典般若。其界限是从未入道直至十地的最后有际之前。
  第三是道般若:能够抵达现证一切万法离戏智慧的无住涅槃之法,即为道般若的法相;以见道、修道及无学道三道为主的五道,即为道般若的事相。其界限,从真实的角度而言,是从大乘圣道开始;从假立的角度而言,则是从资粮道以及加行道开始。 道般若的法相:能够抵达现证一切万法离戏智慧的无住涅槃之法。而作为事相,以见道、修道、无学道为主,再加上相似道——资粮道、加行道,即是道般若的事相。大家应该清楚,法相就是定义,事相指具体是什么。比如说,人的法相是知言解义;而人的事相,就是这个人、那个人,可以具体举出几个人来表示。这些在因明当中讲得比较清楚。真实的道从大乘圣道——见道开始;而假立的道,则是从资粮道以及加行道开始。
  第四是果般若:彻底现证一切万法离戏的究竟无住涅槃智慧,就是果般若的法相;佛地的如幻智慧,就是果般若的事相。其界限仅为佛地。果般若就是佛的智慧。佛地有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这种显现中的如幻智慧就是果般若的事相。它的界限仅于佛地,菩萨和一般初学者不可能有果般若。
  四种般若真假的差别是什么呢?
  真伪的差别:基般若与果般若二者,为真实般若;而经典般若,则只不过是假立般若而已;至于道般若,则真假二者兼备。
  基般若(或自性般若)与果般若,叫真实般若;经典般若是假立般若;至于道般若,一般来说有真伪两种,无学道的般若是真般若,其他是相似般若。
  陈那论师所说的“智慧度无二,彼慧即善逝。修彼具义故,论道立彼名”的密意,也就是为了表明它们之间的主从关系。陈那论师说,智慧度无有分别,彼智慧即善逝如来正等觉,也就是说,只有佛陀的境界才是真正的智慧到彼岸。因为修持而具有意义,论般若(经典般若)和道般若就“立彼名”——假立般若之名。由此可见,自性般若和果般若是真正的般若无二慧;论典般若和道般若,或者都是假立,或者论典般若是假立而道般若分真假两种。陈那论师的密意,也就是为了表明真伪般若之间的主从关系。
  以上对《现观庄严般若波罗蜜多教授论》的“般若”作了简单解释,是名称的解释。下面介绍《现观庄严论》的真正论义。学《现观庄严论》最关键的问题,是要了解每一个法的法相、事相以及界限,这三者非常重要。作为经典般若的《现观庄严论》,是以三智、四加行和法身果八事,以及八事所分细的七十义来阐释般若的。《现观庄严论》的所有内容,可摄于八事、七十义。七十义从八事细分出来,包括于八事。也就是说,般若要分就是三智、四加行、法身,只有八种事;而八事以七十种义来阐述,七十义中,有些用因来表示,有些用对境来表示。所以,要完全了知八事,一定要通达七十义。
  八事中的第一事是遍智:
  遍智[一切相智]:能于一刹那间现见诸法一切如所有性及尽所有性的智慧,就是遍智的法相。可分为两种。其界限为佛位。
  什么是遍智呢?就是佛的智慧。对一切如所有法、尽所有法或胜义法、世俗法,佛智于一刹那间完全了知,如是唯有佛陀才有的特法就是一切相智,也叫遍智,是八事中的第一事,也是《现观庄严论》第一品的所诠内容。遍智可分为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它的界限仅限于佛地,别的地没有。《现观庄严论》第一品讲遍智,每个众生都想获得佛果,所以,我们所求的目标就是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