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远离四种执着”,亦如其它藏传佛教的心性教授一样,皆得自多位历代证悟上师的传授;而在接受此教授前,需先了解本传承的背景:
  西藏萨迦派的传承持有者为“昆氏家族”。他们是光音天(奥明天)天神的后裔。当光音天神降生西藏后数代,逐渐降伏了当地的神祉;其后,光音天的族裔与罗剎女相爱,生下一子名为“昆巴切”,意为“在战争和爱中出生者”。此即为“昆氏家族”在西藏的由来。
  昆族经多代繁衍,诞生许多神圣和受加持的子孙,其中有些为旧传承—宁玛派的持有者,如昆多杰仁钦等。又如昆龙王护是从寂护莲花生大师的心子,为首批领授比丘戒的七大弟子之一。此后数代传至昆却嘉波,也就是萨千的父亲。
  昆却嘉波去世后,萨千由母亲肩负起抚养和教育的重任。她将萨千送去“龙佑密学院”学习佛法与哲学,当时“龙佑密学院”有高达万人的学生。萨千就读“龙佑密学院”后不久,有位骑白马的神秘使者前来,(传承上咸认此一使者即是“卡杜”的化现,他与普巴金刚有关),宣称萨千罹患天花,病情严重;这神圣使者接着说:“你们怎可将萨千留在那里?而不前往探病?”萨千母亲非常着急与哀伤,立刻启程前往“龙佑密学院”探望病中的萨千。萨千母亲是一位杰出而能干的女性,经其细心照料看护,终于挽回儿子的性命;她将萨千接回来,并且委派巴利译师担任萨千的家庭教授师,从此萨千不用再到佛学院上课。巴利译师升座为萨千教授师的典礼,是在萨千父亲逝世纪念日的当天举行。
  巴利译师接受这个崇高而重要的任命后,对萨千说:“你并非只是一个接受常态宗教教育的小孩,为了你禅修训练的成功,以开展你的究竟智慧,你必须闭关修持文殊菩萨法。”之后,巴利译师便给萨千红黄文殊的灌顶,并要求萨千作为期六个月的文殊法门闭关。在闭关中,萨千亲见文殊菩萨由其它二尊菩萨:弥勒菩萨(Akshayamati)和慧源藏菩萨(Pratibhanakuta)伴随着出现。
  当萨千亲见文殊和二位菩萨之时,文殊菩萨由口中说出“四句偈”,此即有名的“远离四种执着”偈:
  若执着此生,则非修行者;
  若执着世间,则无出离心;
  执着己目的,则无菩提心;
  执着心生起,则失正见地。
  当萨千慎思此四句偈时,他体会到此四句偈实涵盖所有经论密续的精髓,故此教授被尊为“口传之钥”。于是萨千针对此四句偈作了详尽的批注,并将它传给两个儿子——杰尊札巴蒋称和索南泽模。札巴蒋称十分重视这个教授,并对此四句作深入的禅修,由此获得甚深广大的证悟,于是对此四句偈作了《释论》;这本《释论》有藏文版和英文版,当初只在印度发行,其后则由新加坡的萨迦中心——萨迦滇贝林,于海外再度发行。
  札巴蒋称的《释论》并非以彰显渊博的学问见称,而是将他自己经由深入禅修所自然生起的体验,著之而为文。他藉由此四句偈的禅修获得了极深的证悟,他相信此四句偈在未来世,会得到学者极度的推崇,并以之为诸深广教授的根本。且后来学者也会以此四句偈为基础,去阐扬显密佛法的要义。再者,此四句偈的架构,不仅是基本佛法教学的表达方式,也将是甚深禅修经验的表出模式。这四句偈可经由闻、思、修而使我们生起证量。故我们称这《释论》为──禅修觉受的旋律。
  闻名的“密勒日巴十万颂”被认为是密勒日巴大师将他甚深禅定的觉受,在毫不造作下所流露出来的口诀和歌颂。这个“札巴蒋称之歌”,同样也是他禅修此四句偈的甚深觉受,所自然流露出来者。
  杰尊·札巴蒋称的《释论》以两个句子起始,第一句是祈请文,次句是他应允解释这四句偈的意义。祈请文是他礼敬至善的根本上师,以及最慈悲的禅修本尊圣众。在闻法之前,他要我们发自内心深处,恳切地祈请上师和本尊的加持,以成就佛果。次句则说明他决意给予这个教授。他说一个修持佛道的行者,其行为必须完全合乎佛法的教示。凡是虚掷生命于非法,或违逆教法精神的行为,都应该避免。所以我们应该非常专心且明觉地,倾听他的经验之歌,然后遵循佛法精神而实修。
  远离四种执着的意思是:放弃自己对此生之执着、远离世间轮回之执着、放弃一己之私利之执着、以及放弃自己对成见之执着等。